此帖是传世的《西台六帖》之一,首发丨腾讯佛学

图片 3

图片 1

图片 2

图片 3

咏史下·关羽

《土母帖》,行书墨迹,纸本。纵31.2厘米,横44.4厘米,10行,共104字。后有萧引高、王严实、王称等跋。《珊瑚纲》、《书画汇考》、《墨缘汇观》、《石渠宝笈续编》著录。台北故宫博物院藏。此帖是传世的《西台六帖》之一。此帖用笔沉稳,法度谨严,有欧阳率更神韵,结构淳厚谨严,论者认为此帖清丽圆熟,恣态横生,深得“二王”笔法。书法密码微店

回向的

羽血未乾蒙陨命,蒙妻正哭妾分香。 天地有心诛汉贼,但迟数月取襄阳。

李建中墨迹传世很少,《土母帖》是李建中存世墨迹中最典型、最循规蹈矩的,因此也是最能见出他那深湛的书法功力的神品,所以此帖颇为后世珍重。

意义

蜀汉一直是一个非常有人气的政权,至少在北宋时期,民间就以蜀汉为正统。“闻刘玄德败,颦蹙有出涕者。”小编作为蜀迷,最心痛的战役就是“襄樊之战”和诸葛亮一伐。尤其是“襄樊之战”。刘备集团一旦拿下襄阳、樊城,让荆州、成都平原、汉中平原连成一片,那么历史可能就会被很大程度上改写。可惜关羽在进攻樊城的时候,背后的荆州被孙权袭取,进退失据,兵败身死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“荆州之战”之后,孙权反而钻了空子,取得过襄阳。如果孙权能够在襄阳站稳脚跟,这对于东吴来说也是一个进攻中原地区的契机。可惜襄阳旋即失守。下面小编就来聊一聊这件事。

释文:所示要土母。今得一小笼子。封全谘送。不知可用否。是新安门所出者。复未知何所用。望批示。春冬衣历头。贤郎未捡到。其宅地基尹家者。根本未分明。难商量耳。见别访寻

作者丨佛慧法师

威震华夏的关羽

释文:稳便者。若有成见宅子又如何。细希示及。{?}谘。孙号西行少车。今有旧车。如到彼不用。可货却也。

首发丨腾讯佛学

虽然关羽在“襄樊之战”中失败,荆州的丢失让刘备集团的实力一落千丈,但不得不说关羽在“襄樊之战”前期打得非常漂亮。建安二十四年对于曹操来说也是一个多事之秋。建安二十四年正月,曹仁刚刚平定宛城人侯音的反叛;在同年五月,曹操与刘备争夺汉中不利,彻底失去对汉中的控制;同年七月,曹操派于禁支援守卫樊城的曹仁、庞德,可见至少在七月份,关羽已经渡过汉水隔断襄阳、围攻樊城;在同年八月,汉水暴涨,关羽利用水利擒获于禁,擒斩庞德,俘虏三万曹军。

释文:所示要土母。今得一小笼子。封全谘送。不知可用否。是新安门所出者。复未知何所用。望批示。春冬衣历头。贤郎未捡到。其宅地基尹家者。根本未分明。难商量耳。见别访寻稳便者。若有成见宅子又如何。细希示及。{?}谘。孙号西行少车。今有旧车。如到彼不用。可货却也。

“回向”是佛教特有的一个名词。所谓“回向”,“回”是回转,“向”是趋向。

曹操没有办法,又派遣赵俨、徐晃、徐商、吕建等人支援樊城前线,在淮南地区的张辽也受到征召;随后徐晃等人虽然击败关羽,解除樊城的危机,但是汉水上仍然游弋着关羽的战船,北方将领不善水战,难以突破汉水的关羽水军支援襄阳;直到同年闰十月,吕蒙等江东诸将袭取荆州之后,关羽才放弃襄阳、樊城南撤。也就是说关羽围攻襄、樊至少超过四个月的时间,同时在许县以西的梁县、陆浑县也出现叛乱,响应关羽的北伐。在“襄樊之战”中关羽消灭三万曹军,赶来支援的徐晃所带的多数都是缺乏训练的新兵,而且数量不足。可以说当时的襄、樊战场对曹操来说非常糟糕,所以关羽能够得到“威震华夏”的评价。

在我们所翻阅到的经典当中都有 “回向偈”,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回向的必要性。

《三国志·魏书·张辽传》:“召辽及诸军悉还救仁。”

其实,回向是一种慈悲心的表现,通过这种将自己的功德布施给十方众生,愿他们也能够瞻恩得利。同样,布施这种回向的善举,恰恰可以对治我们人性的悭贪。

《三国志·魏书·赵俨传》:“俨以议郎参仁军事南行,平寇将军徐晃俱前……羽军既退,舟船犹据沔水,襄阳隔绝不通。”

其实,自己想来诵经念佛,但不回向出去也没有什么问题。

《三国志·魏书·徐晃传》:“晃所将多新卒,以羽难与争锋,遂前至阳陵陂屯。太祖复还,遣将军徐商、吕建等诣晃。”

但是佛法讲究不应当有所执取,当你只自修自证的时候,所缘境皆是一个“自我”,凡事都是围绕着一个“我”字在打转,而佛教正是要我们打破对于自我的执着,不要有所贪爱,没有一种“我”与“我所”在。

《三国志·吴书·吴主传》:“闰月,权征羽。”

如果不做回向,认为拜佛诵经是自我的功德,这种行为与悭贪相应,这也不应该是大乘学人所该为之的。

《三国志·蜀书·关羽传》:“禁降羽,羽又斩将军庞德。梁、郏、陆浑群盗或遥受羽印号,为之支党,羽威震华夏。”

而“回向”这一善举,则是把自己的功德传递给其他的有情众生,通过这种回向,我们的功德不但没有减少,反而会更加的增长。

曹丕放弃襄阳、樊城

同时我们在回向的时候内心其实是欢喜的,因为我们在拜佛、诵经、持咒中能够得到法喜与轻安,而我们很愿意把这种难以言语的快乐分享给他人,这也正好体现了大乘菩萨道的情怀。

由于徐晃等人的支援,以及孙权偷袭荆州的举动,导致关羽南撤,襄阳和樊城被保全下来。不过在这里毕竟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仗,城中的粮食基本告罄;汉水暴涨浸泡襄阳和樊城,对城防也会造成一定的破坏。另外在建安二十五年,曹操病逝,世子曹丕继承王位。在这种权力交替的节骨眼上,难免会发生事端。比如曹操去世的时候,臧霸的部队和“青州兵”就出现过哗变,小编相信这也是当时的乱象的体现之一。

在《大乘集菩萨学论》中又提到该以何种回向之心:

《三国志·魏书·曹仁传》:“仁人马数千人守城,城不没者数板。羽乘船临城,围数重,外内断绝,粮食欲尽。”

愿诸众生而得无碍智蕴,乃至言无虚饰,深固意回向、一境心回向、欢喜心回向、极喜心回向、柔软心回向、大慈心回向、爱乐心回向、摄受心回向、守护心回向、安隐心回向,以如是回向。

《魏略》:“会太祖崩,霸所部及青州兵,以为天下将乱,皆鸣鼓擅去。”

在文中所提及的“回向”之心,都意在强调:虽然我们在做诸善行的时候要有回向之心,但是这些回向之心应该是恳切,不带有任何掩饰与功利心。就学佛的人来讲,回向就是应该把自己所修的一切功德,回转来归向某一种目标。

这种情况之下,曹丕首先想到的是巩固自己的政权,其次才是对刘备或者孙权的战争。正好襄阳和樊城经过战争之后残破不堪,缺少军资,曹丕担心孙权会继续强攻襄阳,于是令曹仁退出来,对襄阳、樊城进行焚城,然后驻守在襄、樊以北的宛县,就是把这两个城池放弃了,用两个空城来拖延孙权北伐的步伐。

回向通常可分三种:

《晋书·宣帝纪》:“朝议以樊、襄阳无谷,不可以御寇。时曹仁镇襄阳,请召仁还宛。”

一、回自向他。凡作一切事,悉当回向尽虚空遍法界一切众生。

孙权取舍襄阳

二、回因向果。将自己日日所念佛,为众生回向极乐净土。

曹丕放弃襄阳,曾遭到丞相长史司马懿的反对。司马懿劝说曹丕,孙权刚刚击败关羽,必然要面临刘备的怒火,理应尽量避免两线作战,不会对北方用兵。而襄阳这个地方至关重要,依山傍水,既可以屏障南郡,也方便进攻中原地区。从襄阳进攻宛县,之后就可以北上进攻河洛,或者向东北方向进攻许县。这也是关羽围攻襄、樊时,曹操要迁都的原因。所以司马懿认为,襄阳不应该放弃,也没必要放弃。《晋书·宣帝纪》中记载:“权果不为寇,魏文悔之。”然而事实上曹丕放弃襄阳之后,孙权就接收了襄阳。

三、回事向理。吾人将所作事,应行放下。

其实吕蒙在袭取荆州之前提出的战略中就已经提到了襄阳,吕蒙希望在全据长江防线之后北上攻取襄阳,作为进入中原的基石。无论是诸葛亮、关羽、周瑜、司马懿、吕蒙,大家都对襄阳的重要性心知肚明。曹丕将襄阳拱手相让,孙权自然也就当仁不让。不过这个时候吕蒙已经病死,孙权派一个叫做陈邵的人进驻襄阳,完成蜀汉从始到终未竟的事业。

在回向之中,以普贤菩萨的“普皆回向”最为殊胜。

《奏讨孙吴》:“希托董桃传先帝令,乘未得报许,擅取襄阳。”

“普皆”,指回向的善根和回向处都是周遍的。这是从福泽范围来讲,一个所缘境是个体,而另一个则是一切有情,就好比我们有时候念个佛,诵个经之后,有指向性的回向给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群体,这种回向同样也是不完整的,而普贤菩萨所回向的则是一切的有情,由此也可见普贤菩萨回向愿海之深。

如果孙权真能在襄阳站稳脚跟,那么对曹魏的威胁还是很大的,东吴更容易把手伸向中原地区,而且与蜀汉的配合也会更加紧密。可惜或许是孙权一心应对蜀汉的反扑,不敢在襄阳投入太多精力;或许是襄阳经过水淹、火烧之后实在防御不足,总而言之曹丕反悔放弃襄阳,令曹仁、徐晃进攻襄阳,击败陈邵,重新占领襄阳。本来有可能改变三国形势的襄阳就这样易手了。

所以,我们要真正了解其回向的意义,即:将自己所修的种种功德,全部贡献出来,与法界众生同享,不存一己之私,如此不但使诸功德得到保障,亦可使功德加以扩大,这就是佛法所说的“福不唐捐”。

参考文献:《三国志》、《全三国文》、《晋书》、《东坡志林》、《中国历史地图集》

我们知道世间的一切存在皆是无常法,唯有藉回向方能令所修的善法,尽未来际常住不坏。

“回向”,是菩萨最美好的祝福,也唯有以此真诚的祝福,才能发挥利他的功德。

所以在我们以后的修学道路中,应常做回向,而且是普皆回向,这一点我们该向普贤菩萨去学习,把这份回向心持于心间,念念相续,无有间断,身、语、意业无有疲厌。

如是这样,才能如实修学大乘菩萨道精神。

-END-

本文为腾讯佛学独家原创稿件,转载请务必联系授权。